言希

执着谁的青春,葬送梦想

早上妈妈打来电话,开心。

只是,不太懂得。



这些都是我最喜欢的。

思念是多么的无力,又是多么地有力。

有些事物的重量是我在现在这个年纪还不能够承受的,过重的不能,太轻的亦不能。

不碰触就不知道有多喜欢,不靠近就不知道有多热爱。(读红楼梦之感)

看到一个人走路的背影,极像你,那是在高中的校园里。很有可能是你的对吧,而刚好公交车的广播里放了一个应景的歌曲,春天里。

最近还好吧,愿你安好。

这么些年,我想我的生活大多是随了自己的意的,便是现在有一些小小的阻碍都觉得是大大地碍眼,大概也同先前的那些些一样,最后这些个阻碍都是要融到生命里的,我似乎不太懂得抗争,我想,我或许大多是随了她们的意,然后以为是也随了自己的意的。因为最后我都接受了,似乎从未有真的拒绝。我是该拒绝的,但是大概首先要有资格去拒绝的吧。就像是要告诉她们说我长大了,但是要用行动来说的。

 
1 / 3

© 言希 | Powered by LOFTER